《斯巴达克斯》:传奇角斗士——甘尼克斯的传奇经历

甘尼克斯是《斯巴达克斯》这部剧中的主角之一,是起义军的领袖之一。在前传《竞技场之神》中,他一直是巴蒂亚图斯家族的竞技场冠军,直到他通过竞技获得自由,是整部剧唯一一个通过正规途径获得自由身的奴隶。

一开始的时候他对起义持反对态度,指责起义军反对罗马共和国,但讽刺的是,他自己是起义军重要人物“黑教练”奥诺玛斯的好友,最后自己也加入了起义军。

他经常被其他人称为“竞技场之神”,因为他作为角斗士的传奇格斗经历帮助他赢得了自由,是整部剧中的唯一获此殊荣的奴隶。

甘尼克斯是一名凯尔特角斗士,身高1.78米,体格健壮,皮肤黝黑,一头又长又脏的金发。长得非常英俊迷人,足以吸引任何罗马上流阶层的女人眼睛,包括盖娅。他的战斗风格潇洒飘逸,挥舞着两把剑给敌人致命一击,观看感十足。

甘尼克斯证明了自己是一个潇洒乐观的战士:在竞技场上无所畏惧,对生活中稍纵即逝的快乐有着强烈的渴望。他对酒和女人的热爱,加上他坚定的傲慢,是任何其他角斗士都无法比拟的。为了获得胜利,他没有选择和其他角斗士一起训练,而是被允许独自在阴影下训练,如果他愿意的话。尽管甘尼克斯与黑教练中是非常好的朋友,但他与黑教练的妻子却保持着“亲密”关系。他热爱战斗,面对挑战时总是露出兴奋的笑容。

尽管他能迅速高效地击倒对手,但他却喜欢通过在打斗中不断踱步,用各种攻击方式来展示他的高超技巧,生动地展示可怕的处决,并向观众大笑和咆哮。

他夸口说他可以赤手空拳与角斗士较量,甚至在一场搏斗中心甘情愿地被蒙上眼睛。虽然他一直追求与女性的肉体上的友谊,但他并不虐待女性,并且拥有强烈的道德准则,这也是斯巴达克斯和奥诺马斯的共同特征。

然而,在他的自大之外,还有一种潜在的荣誉感在他身上悄悄显现出来,尤其是在奥诺马斯面前。当他开始对梅丽塔的感情做斗争时,这种关系变得紧张起来,并且在他离开后的几年里一直困扰着他。

作为一个前冠军,竞技场不仅是他战斗的地方,更是“家”一般的存在,甘尼克斯是最熟练、最强大的战士,没有之一。他对自己能力的真正证明是:他已经用技巧和剑证明了自己与斯巴达克斯相当,而斯巴达克斯被认为是最好的战士之一,所以甘尼克斯也是。甘尼克斯自己声称他和斯巴达克斯在剑的技巧上是相差无几的,但也承认斯巴达克斯在使用矛的技巧上比他更胜一筹。

甘尼库斯的战斗风格符合他的处世方式。灵活飘逸,他可以通过片刻休息不断地攻击,可以不穿盔甲,提高自己的速度。他战斗中喜欢移动,这使他能够通过跳跃动作进行快速攻击和空中攻击,而其他角斗士更喜欢脚踏实地的战斗风格。甘尼克斯在战斗中似乎也能进入狂暴状态,这极大地增强了他的力量和整体能力,可以从他与奥索、巴萨、埃及哥和克里斯的战斗中看出。

然而,甘尼克斯喜欢通过尽可能近距离地面对死亡来寻求刺激,这种病态追求常常把他置于危险的战斗环境中。他可以不带武器,带着眼罩与奥索战斗;毫不犹豫地挑战比他体积更大更强壮的敌人,如布鲁斯,埃及哥和克里斯。他对危险的痴迷、对恐惧的漠然态度、极具天赋的战斗天赋,以及经过无数次磨练的战斗技巧,这些因素结合在一起,让他能够在面对几乎所有敌人时都能胜利,同时还能笑得开心、兴奋。

甘尼克斯完全有能力同时面对多个敌人并打倒他们,即使处在狭窄的走廊,如与阿舒尔的雇佣兵和海盗的战斗就体现的淋漓尽致。在捕获伊利亚特里娅的过程中,他凭借突袭和黑夜的帮助,单枪匹马地干掉了整整一小队保镖,还有一群猎人,战斗力恐怖如斯。

当他的剑刺向对手的脖子时,要么砍下他们的头,要么割断他们的喉咙。最常用的技术,也是他杀死敌人最常用的方法:跳向一堵墙后进行360度翻转,然后从背后刺向对手。

起初,甘尼克斯怀疑斯巴达克斯和他的起义,相信这个男人是一个笑话一样的存在,所谓的起义不过是一场闹剧。但随着时间的流逝,他慢慢地开始接受和理解,最终选择加入了他们,和斯巴达克斯相互尊重,成为了起义军的主要领导之一。

在《地狱之战》的时候,他和斯巴达克斯已经变得非常亲密,经常互相开玩笑,互相冷嘲热讽,甚至互相提供建议。斯巴达克斯看到了甘尼克斯成为领袖的潜力,并多次要求他成为领袖,但甘尼克斯拒绝了,表示不希望像斯巴达克斯那样成为起义者眼中的“神”。然而,他仍然跟随着斯巴达克斯,成为了他最亲密的盟友之一。

在与西贝尔发展关系之后,克里克斯和阿格隆带着他们一半的军队离开,甘尼克斯在起义军中非正常地担任了第二指挥官。就在与克拉苏军队的最后一战之前,他完全接受了成为领袖的要求,目的是为了争取更多时间,让那些无法战斗的人能够逃离罗马的控制。

甘尼克斯最初是在他青春期时被老巴蒂亚图斯买下的。甘尼克斯表现出了一种天生的战斗天赋,但是由于他的傲慢和无所谓的态度,导致他从来没有得到提图斯的青睐,因此也没有得到提图斯的重视。然而,他确实和奥诺马斯建立了深厚的友谊,也和其他著名的角斗士如巴萨和奥卡图斯成为了朋友。

在提图斯生病搬到西西里后,昆特斯成为了这个家族的主宰者,他发现了甘尼克斯的潜力,开始重用他,让他能在竞技场上有更多的表现机会。事实证明,甘尼库克是一个真正的角斗士,他在竞技场上的精彩战斗为他赢得了无上的荣誉,也为巴蒂亚图斯家族带来了财富。

在卢多斯,甘尼克斯通过他的胜利赢得了奖赏:酒和女人。他精力充沛地享受着这两者,然后和他的朋友奥诺马斯和梅丽塔开玩笑。他似乎无忧无虑,对自己的生命毫不尊重。

当巴蒂亚图斯试图和图利乌斯做生意时,他和维提乌斯争论谁的角斗士更好。巴蒂亚图斯开玩笑说,他手下的任何一个角斗士都能打败维提乌斯的角斗士,而维提乌斯也跟他打赌,两人均派出一位角斗士进行战斗。巴蒂亚图斯选择了甘尼克斯,这意味着他正式成为了卢多斯的冠军,而奥诺马斯作为冠军的日子已经过去了,现在是甘尼克斯的天下。

那天晚上,奥诺马斯听到外面传来醉鬼的歌声,发现甘尼克斯手里拿着一瓶酒,在悬崖峭壁上危险地摇晃着。他故意滑倒,差点摔下来,笑着说这很危险。然后他冷静了一会儿,告诉奥诺马斯他应该参加战斗(因为他觉得奥诺马斯才是真正的勇士),但第二天他还是被带到城里去面对维提乌斯的勇士奥索,进行属于自己的战斗。

战斗发生在市场上。维特提乌斯把他的角斗士奥索拉出来,蒙着眼罩,嘲笑巴蒂亚图斯,他的挑战只是一场玩笑。塞克斯图斯和图利乌斯都在场,巴蒂亚图斯不希望被视为一个懦夫,但他不能接受这样的方式。然后,甘尼克斯接受了蒙住眼睛战斗的挑战,并很快做好了战斗的准备,他嘲笑奥索这样做并不困难,因为他只需要把他的剑指向气味的方向即可。

战斗一开始,甘尼克斯就取得了优势,因为奥索每次攻击都发出愤怒的叫声。他们锁起武器,在赤手空拳的情况下扭打起来,但是奥索摆脱了对方,甘尼克斯一下找不到他的对手,被打倒在地。奥索遭受了许多重击,最终再次抓住了他的剑,砍中了甘尼克斯的胸膛,但甘尼克斯抓住了他,从他手中夺过了剑。

奥索从旁边拔出一颗钉子,刺向甘尼克斯的胸部,但甘尼克斯又把他推开了。奥索手持剑向甘尼克斯猛扑过去,甘尼克斯在最后一刻闪开了,剑嵌在一块木板上。

甘尼克斯循着声音抓住奥索,压迫他倒在剑刃上,割开了他的脖子杀死了他,取得了最后的胜利。图利乌斯对甘尼克斯的表现印象深刻,并试图从巴蒂亚图斯手中买下他,但巴蒂亚图斯拒绝了。

战斗结束后,甘尼克斯和奥诺马斯一起在他的房间里庆祝。梅丽塔——奥诺马斯的妻子,走进来听到甘尼克斯开玩笑说要在竞技场里杀死奥诺马斯,如果时机成熟的话。她开玩笑地斥责他如此轻率地谈论她丈夫可能的死亡,并问他如果不能像往常一样笑一笑或挣扎着走出困境,他会怎么做。他回答说他可能得靠操出去。

一个新的罗马客人,尊贵的昆图斯·瓦鲁斯,来到别墅。巴蒂亚图斯急于给这个人留下好印象,向他展示了甘尼克斯在卢都斯训练以及战斗的场景。由于瓦鲁斯偏爱盖娅,他让她选择克里斯,一个新的角斗士,作为甘尼克斯的对手。瓦鲁斯要求使用金属剑而不是木制剑,巴蒂亚图斯迟疑地同意了。当战斗开始时,甘尼克斯似乎占了上风,但克里斯设法恢复状态,甚至打掉了甘尼克斯的一把剑。令人印象深刻的是,甘尼克斯很快恢复了元气,再次控制了战斗节奏,并最终将克里斯打倒在地。

那天晚上晚些时候,巴蒂亚图斯希望能满足瓦鲁斯的个人欲望,并把已经准备好的甘尼克斯带到他的面前。罗马人很欣赏甘尼克斯的体格,但是拒绝了和他睡觉的选择,声称他太累了。然而他建议甘尼克斯和梅丽塔在他面前。

被迫为罗马人表演这种事情,两人一开始很犹豫,甘尼克斯内心很挣扎,因为奥诺马斯和梅丽塔是他最亲密的朋友,他无法接受这种事情发生。然而露迪雅和巴蒂亚图斯要求他们表演,尽管梅丽塔没有和她丈夫以外的任何人睡觉。最终,梅丽塔开始表现出享受,当结束时,取而代之的是羞耻和眼泪。当她晚上回到奥诺马斯身边的时候,没有向他提起这件事。

提图斯·巴蒂图斯,昆特斯的父亲,从西西里岛出人意料地返回,并开始反对甘尼克斯成为他的家族的冠军。昆特斯和提图斯开始了关于是否应该把甘尼克斯卖给图利乌斯的争执,提图斯认为这是一个合理的商业策略,而昆特斯认为卖掉他的冠军会给家族带来毁灭性的打击。在这段时间里,甘尼克斯开始爱上梅丽塔,并为背叛了他的朋友而内疚。

后来,提图斯安排了一场比赛,以决定谁值得继续担任角斗士并成为冠军。在这种决斗中,甘尼克斯将与巴萨比赛。在他们的战斗中,甘尼克斯被梅利塔分散了注意力,这给了巴萨一个机会。巴萨给了他一击,差点击败了甘尼克斯,但后者被激怒了,奥诺马斯命令甘尼克斯停止进攻。他和巴萨,嘲笑霍普洛马库斯是如何接近他的,甘尼克斯回头看了看梅利塔,然后和其他人一起回到了队伍中。

提图斯和奥诺马斯达成了一项协议,如果甘尼克斯击败克里斯,他将继续担任冠军,并继续留任,但如果他失败了,他将被卖给图里乌斯。甘尼克斯不想承受和他最好朋友的妻子相爱的痛苦,他心甘情愿地输掉了这场战斗,尽管许多人,包括克里斯自己,都注意到了他是主动放弃了这场战斗,实际上他是可以赢的。

梅丽塔听说他要被卖了,要求见甘尼克斯,让他和一个老朋友一起喝酒,因为他们不相信他们会再见面。然而,在他们相遇的过程中,梅丽塔不知不觉地喝了一瓶蜜酒,这瓶酒是露迪雅原本准备拿来毒死提图斯的。

梅丽塔告诉甘尼克斯,尽管她说了这些话,但她对他还是有感觉的,他们开始接吻,但随后她开始咳血,梅丽塔在痛苦中迅速死去,在甘尼克斯的怀里。这吓坏了甘尼克斯,他疯狂地乞求她呼吸,但在她没有任何起色,这让甘尼克斯异常悲伤。他认出酒中下了毒,就把梅丽塔带到露迪雅那里,质问她为何要毒死梅丽塔。露迪雅告诉甘尼克斯,“奥诺玛斯一定不知道她来过你的牢房,她从来没有和你在一起过!”而后露迪雅把梅丽塔的死和提图斯的死都诬陷在图利乌斯身上,因为这酒是露迪雅下毒后送给他的礼物。

甘尼克斯和奥诺玛斯都因梅丽塔的死而悲伤,而露迪雅想要为盖娅的死报仇。妮维雅取代了梅丽塔成为露迪雅的贴身侍女。后来,甘尼克斯提出,如果昆特斯同意这个安排,把图利乌斯交出来,他就亲手杀了他。他声称他想杀死图利乌斯来为提图斯复仇,但是昆特斯意识到他实际上是想为梅丽塔复仇,并拒绝出售他。相反的,昆特斯在夜间策划了一次埋伏,在卡普阿的街道上。他、甘尼克斯、奥诺马斯、叙利亚人和其他几个角斗士把图利乌斯拖进了新建成的卡普阿竞技场的下层。

他们一遍遍地刺向罗马人,当他慢慢地流血而死时,他们用砖头把他砸向一堵墙,而甘尼克斯却对图利乌斯的痛苦愉快地微笑着。在这个时候,索洛尼厄斯,在巴蒂亚图斯的辩护中,在愤怒的言辞下,与维特提乌斯达成协议,为索洛尼厄斯的卢杜斯购买他的角斗士,让他在博利摩斯的旗帜下战斗。

甘尼克斯出席了新竞技场的开幕式。奥诺马斯去敬拜巴提亚图斯的家,但甘尼克斯不相信。奥诺马斯告诉他为梅丽塔而战,甘尼克斯立即同意了。

甘尼克斯首先面对的是两个角斗士,赛尼图斯和塔斯提乌斯,他很快就打败了他们。然后,甘尼克斯获得了与克里斯,阿舒尔,达甘,Gnaeus, Duratius和Narto一起的位置。在离开之前,克里斯明确表示,即使他们来自同一个竞技场,他也会证明自己是对他不利的。在那里,他们将面对来自索洛尼厄斯家族的13名角斗士。甘尼克斯主要针对索洛尼乌斯家族的领袖卡布鲁斯。最终,甘尼克斯、克里斯和卡布鲁拉斯成为最后的幸存者进行最后的战斗。

卡布鲁斯打伤了克里斯并准备杀死他,但甘尼克斯将克里斯踢出了竞技场,救了他一命。在这场残酷的一对一战斗中,卡布鲁斯占了绝对上风。当甘尼克斯被击倒躺在地上时,他抬头看到了奥诺马斯,想到了他是为了什么而战,他站起来,折断了矛,把矛刺进了卡布鲁斯的嘴里,折断了他的下巴,成功杀死了他。当甘尼克斯成为战斗的胜利者时,全场为他欢呼胜利,甘尼克斯获得了自由,成为唯一一个在竞技场上赢得自由的角斗士。

这就是传奇角斗士甘尼克斯在《竞技场之神》中的精彩表现,不愧为竞技场之神!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