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森药业:创收产品被禁核心专利或藏隐患IPO前分红8000万几耗尽净利

原标题:海森药业:创收产品被禁,核心专利或藏隐患,IPO前分红8000万几耗尽净利

2月20日,随着全面注册制的落地,海森药业作为首批主板平移至沪深交易所的企业之一,获得了受理,同日海森药业更新了招股说明书。

海森药业是一家集原料药研发、生产和销售的企业,旗下核心产品包括解热镇痛药安乃近、消化系统类药物硫糖铝、心血管类药物阿托伐他汀钙及抗菌类药物PHBA。

四大核心产品中知名度较高的当属安乃近,在几代人的印象中,安乃近是被装在塑料袋中的白色药片,因见效快、价格便宜,成为不少人退热镇痛的首选“神药”。

因安乃近副作用严重,2020年国家药监局,对安乃近药品,包括各类剂型,或进行停产停售,或修改说明书,向患者提供更严格的警示。

安乃近的市场空间被严重压缩,事实上安乃近已在近30个国家被禁止销售、撤市或限制使用,以美国为例安乃近已被禁止近40年。

而海森药业准备发力的心血管类药物阿托伐他汀钙,该产品市场也早已是一片红海,早在2004年阿托伐他汀钙药物便成为全球首个销售额突破百亿美元的药品。

在公告中,海森药业将深交所上市公司普洛药业作为同行业可比公司,如今普洛药业市值超200亿,海森药业在核心产品持续创收能力“堪忧”的情况下,未来能否突破百亿市值?

与此同时,海森药业并非其实控人王式跃唯一的“产业”,而王式跃“成长”的背后也带出了“东阳系”资本相互“抱团”的故事。

浙江海森药业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海森药业”)主要从事化学药品原料药及中间体研发、生产和销售,从收入贡献比重来看硫糖铝、安乃近、阿托伐他汀钙和抗菌类产品PHBA构成了海森药业收入的“四驾马车”。2019—2022年1-6月,海森药业四大主力产品营业收入合计占各期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均在70%以上。

2020 年 3 月,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发布《关于注销安乃近注射液等品种药品注册证书的公告》和《关于修订安乃近相关品种说明书的公告》,停止安乃近注射液等品种药品在国内的生产、销售和使用,注销药品注册证书;修订安乃近片等安乃近相关药品品种说明书。

随着国内“限用令”的下发,安乃近在国内的市场空间被严重压缩,随后海森药业将目光移向海外。

数据显示,2019—2022年1-6月安乃近贡献收入占比虽然从31.06%下滑至22.5%,但贡献收入金额呈增加趋势。

根据海关数据,2019—2022年1-6月,海森药业出口安乃近的数量占当年全国出口量的10.53%、8.71%、 9.67%和 9.26%。

但安乃近出口市场集中度较高,呈明显的寡头竞争。据东兴证券2020年的一份研报披露数据,安乃近出口排名前三的生产厂家,一般供应比例超过90%。

虽然在招股说明书中,海森药业表示即将形成原料药与制剂“两条腿走路”的模式,但从披露的募资用途来看,海森药业似乎并没有准备在制剂业务上发力。按照海森药业披露,此次募集的6亿资金,拟将3.2亿用于“年产200吨阿托伐他汀钙等原料药生产线技改项目”。

阿托伐他汀钙药物于1996年末在美国上市,至2004年已成为全球首个销售额突破百亿美元的药品。

海森药业是齐鲁制药(海南)有限公司(下称“齐鲁制药”)、福建东瑞制药有限公司(下称“东瑞制药”)的阿托伐他汀钙原料药的主要供应商,随着齐鲁制药、东瑞制药入选全国集采,海森药业的业绩也直线月,海森药业的阿托伐他汀钙原料药实现收入1177.72万、5889.84万、8501.36万及4601.56万。

虽然收入大幅提高,但或因为绑定集采,海森药业的阿托伐他汀钙原料药单价连年下滑,从2019年的1662.56元/千克降至2022年6月末的1220.55元/千克。

2019—2022年1-6月,阿托伐他汀钙原料药的毛利率在23%至38%之间,从2022年上半年的毛利率来看阿托伐他汀钙原料药的毛利率已出现下滑端倪;从成本构成来看,直接材料是阿托伐他汀钙原料药的主要成本,2019—2022年1-6月占阿托伐他汀钙原料药成本的77%—90%,换而言之阿托伐他汀钙原料药的毛利受外界因素影响较大。

此外,据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数据,目前获得阿托伐他汀钙批准文号的企业共有38家。

据海森药业招股说明书披露,海森药业的不少专利与中国医药集团总公司四川抗菌素工业研究所(下称“川抗所”)有关。

与此同时,海森药业的早期合伙人艾林,曾于1988年7月至2011年6月历任于中国医药集团总公司四川抗菌素工业研究所。

资料显示川抗所成立于1965年11月,先后隶属于化工部、燃料化学工业部、石油化工部、国家医药管理总局和中国医药集团总公司,直至2013年8月划转进入成都大学。纵观川抗所整个历史,川抗所均属于国有单位。

对于海森药业如何受让的专利,监管层也进行了发问,要求海森药业对与川抗所的渊源、相关专利技术的合作情况、相关协议约定进行解释说明;同时对是否独立掌握相关专利、技术路线、是否因存在纠纷或潜在纠纷等问题作出解释。

据招股说明书披露,海森药业三年内一共进行了三次分红,其中2019年现金分红1958.4万,2020年现金分红5100.00万,2021年现金分红1142.4万,三年累计分红8200.8万。

海森药业于2021年12月21日预披露招股书,从时间来看海森药业在申报之前进行了“突击”分红。其中,海森药业2020年现金分红5100万元,而海森药业当年实现的归母净利润为6282.69万。

招股说明显示,海森药业的实际控制人为王式跃、王雨潇及郭海燕一家三口,王雨潇为王式跃、郭海燕两人之女,三人直接及间接控制海森药业93.18%的股份。

据天眼查数据,王式跃为浙江孚诺医药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孚诺医药”)股东,持股比例2.85%,目前孚诺医药和海森药业一样,正处于IPO进程。孚诺医药的实际控制人为傅龙云,同样为东阳人。

除此之外,孚诺医药的独立董事韦平平与王式跃或都曾效力于横店集团。据招股说明书披露,1991年5月至1993年4月,王式跃曾任横店集团制药工业公司总经理;另据孚诺医药招股说明书披露,1987年6月至1992年2月韦平平担任东阳市横店工业总公司财务经理。

事实上,王式跃与横店集团颇有渊源,海森药业的部分初始经营性资产正是来自横店集团。1997年12月,王式跃与横店集团订立合同,将债权债务及流动资产归属王式跃;同时横店集团将东阳制药厂的设备、管道及低值易耗品转让给王式跃。

此外,据天眼查披露王式跃还投资了杭州凯文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庆阳三强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持股比例均为20%,此外王式跃还持有浙江坤键矿业有限公司12%的股份。

除此之外,王式跃之女王雨潇涉足了不少“副业”。招股说明书显示,王雨潇持有石猿广告49%的股权、东阳市琴岚幼儿园有限公司25%的股权及金宝传媒9.3%的股权。

其中,东阳市琴岚幼儿园有限公司的第一大股东为歌山控股集团有限公司。股权穿透显示,歌山控股集团有限公司的大股东兼董事为李鸣朝,而李鸣朝之子李志扬正是王雨潇的配偶。

资料显示,歌山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同样为浙江省东阳市知名企业,曾获浙江省多个省级以上荣誉。

资料显示,歌山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旗下业务包括建设、地产、旅业、教育等,总资产超80亿,员工4万多名。据同花顺数据,2018年歌山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实现营业收入109.93亿元,实现归母净利润2.99亿元;2019年上半年,歌山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实现营业收入49.81亿元,实现归母净利润0.48亿。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