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说:“除了幸福我什么都有”来自戛纳的争议

请愿由一个叫“女性与好莱坞”的美国平权组织发起,将阿兰·德龙称为“种族主义者、恐同、仇女的演员”。

在轮番的抗议下,昨天,在电影节开幕的新闻发布会上,电影节艺术总监耶里·福茂做出回应,表示:

“我们并不是在把诺贝尔和平奖颁给阿兰·德龙。””我们是在为他的演员生涯颁奖。““他有权表达自己的观点,即使我个人不同意他们的观点。”“今天,很难对任何人进行奖励、荣誉或补偿,因为‘道德警察’会把责任推到你身上。”“无论发生什么,总会有人对他的一生进行放大镜式的审查,要知道悖论在很多人和事上都存在。”“用今天的眼光来评判一个人、评判多年前说过的话和发生过的事,是很复杂的。”“我们需要为每一句话找到上下文。因为在任何一个人的生活中,都有着许多矛盾。““没有人是完美的。阿兰·德龙不是。我相信你也不是。”

德龙曾在一个谈论黑帮和人性恶的访谈中,被主持人问道“什么是最大的罪恶”,他的回答是:“是我的家庭…..”

小德龙显然没有学会如何摆脱家庭破裂的阴影,他那时经常打架,从6所不同的学校逃学……

母亲在取得抚养权后对他极度宠爱,德龙也一直没有学会珍惜感情,留下“渣男”的头衔。

这个保镖后来死了,生前警示凶手可能是德龙。但德龙给出了自己的不在场证据。

但儿子在14岁那年不幸离世,让罗密的心彻底破碎。10个月后,她因心力衰竭去世。年仅44岁。

“安心地睡吧,我就在这守着你。我从你那里学习了一点德语,那就是: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他在悼文里写道。

“为什么我今天回来?为什么?因为今年的你将是70岁,我非常想你;因为50年前我们是未婚夫妻,我们相爱过;因为我们曾经幸福,也曾经不幸;因为曾经的我和你……”

接拍《游泳池》时,罗密正在低谷,德龙已是巨星。他点名要罗密出演女主角,否则他就拒演。

后来,罗密留下的日记被披露,里面有一句话:“当全世界都遗忘我时,只有他没有忘记我。”

“道德审查”会给社会带来很多净化,但像福茂说的,也会简化很多复杂的事情。

她本来被视为独立、自由女性的典范,曾经公开声称自己堕胎,谴责性犯罪。但她不满#MeToo运动的一些做法,签署了反#MeToo运动的联名信。

“我不喜欢我们这个时代的这种特征……社交网站上的简单谴责带来惩罚,导致辞职,常常给人处了私刑。”

最近,《》也提到:大导演伍迪·艾伦,因为曾遭到养女的性侵指控,虽然经过调查后无法确证,但他还是陷入了无人问津的窘境。

有些人甚至表示,连看都不愿意看伍迪·艾伦的手稿。他们形容,现在的伍迪·艾伦是“有毒的”……

侦探说,“没有一个人是清白的一名警察反问道,”甚至警察吗?“侦探说,”他们都有罪。“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