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雪橇越是艰险越向前

雪橇是冬奥会雪上竞赛中速度最快的项目之一,也是一项危险性系数极高、专业性极强的项目。起源于瑞士和北欧的雪橇从1964年因斯布鲁克冬奥会起被列为正式比赛项目。冬奥会雪橇比赛与雪车、钢架雪车使用相同赛道,但起点不同,雪橇比赛的全程约设11至18个弯道,在一些难度较高的弯道,选手感受的离心力超越5G,与F1车手转弯时感受的离心力相当。北京2022年冬奥会雪橇比赛在延庆赛区被称为“雪游龙”的国家雪车雪橇中心举行。

北京2022年冬奥会雪橇比赛设有男子单人雪橇、女子单人雪橇、双人雪橇和雪橇团体接力4个小项。

单人项目比赛滑行4次,双人项目滑行2次,接力项目需要完成男子单人、女子单人和双人项目的比赛。接力比赛中,终点线上方设有接力弹板,运动员通过终点前需坐起拍击弹板,从而开启起点处的出发挡板。所有项目都按每次滑行总用时排出名次。雪橇比赛规则允许运动员增加配重,但如果配重超出规定的范围,运动员会被取消资格。

最新发布的《北京2022年冬奥会竞赛日程终版》显示,雪橇比赛共有6个比赛日,从2月5日打响,最先进行的是男子单人雪橇比赛,首枚金牌将在2月6日产生,女子单人雪橇的金牌将在2月8日产生,2月9日将进行双人雪橇决赛,团体接力的金牌将在2月10日有所归属。

按照国际雪橇联合会的奥运席位发放规则,男、女单人雪橇的奥运积分排名前32的选手将直接获得冬奥会参赛资格,每个国家或地区最多3人。之后的名额,每个国家或地区最多1人,总计35人,发完为止。根据最终积分排名,德国、奥地利、美国、拉脱维亚、意大利、俄罗斯在两个单项均获得3个席位,各支队伍的主力选手都具备冲击最高领奖台的实力。双人雪橇共有17个席位,其中德国、拉脱维亚、奥地利、俄罗斯均获得2个席位。

中国队在男单、女单、双人、团体接力四个项目各获得1个席位。男子单人雪橇项目中,范铎耀积分排名第40,鲍振宇排名第46,阿拉巴提艾合买提排名第48,居巴依赛克依排名第49。女子单人雪橇项目中,王沛宣排名第38,其他三名中国选手,古丽洁乃提阿迪克尤木排名第45,胡慧兰排名第46,刘鑫怡排名第48。中国队唯一的双人雪橇组合黄叶波/彭俊越排名第29。因中国队在三个单项上都取得了奥运席位,团体接力自动入围。按照总局冬运中心此前发布的选拔办法,雪橇各单项积分排名最高的运动员将直接进入冬奥阵容。

许多中国观众通过于2021年11月在国家雪车雪橇中心举行的雪橇国际训练周以及“相约北京”2021-2022赛季国际雪橇联合会雪橇世界杯认识了这项“贴地飞行”的运动。也同样是在“雪游龙”的赛场,人们感受到德国队在这个项目上的强大实力以及奥地利年轻运动员的崛起。

平昌冬奥会铜牌得主、德国名将约翰内斯路德维希和两位队友包揽了比赛的前三名。双人雪橇项目中,德国的埃格特/贝内肯也夺取了首个世界杯分站冠军。女子单人雪橇比赛中,德国队的夺冠热门选手平昌、索契冬奥会“双料冠军”娜塔莉盖森伯格在首轮滑行摔倒无缘奖牌,23岁的奥地利小将玛德琳埃格勒力压德国队另一名将、世锦赛金牌得主朱莉娅陶比茨获得个人第一个世界杯冠军;另一位奥地利选手莉萨舒尔特获得铜牌。在团体接力比赛中,由平昌冬奥会金牌得主、奥地利雪橇名将大卫格莱舍尔领衔的奥地利队登上冠军领奖台。

虽然玛德琳埃格勒表现亮眼,但奥地利队想在冬奥会上打败众星云集的德国雪橇队难度不小。以女子单人雪橇项目为例,在赛季总积分榜上,前四名中有三位是德国选手,其中朱莉娅陶比茨与玛德琳埃格勒并列第一。男子单人雪橇赛季总积分前两名均是德国选手。德国的埃格特/贝内肯组合和奥地利的托马斯施特乌/洛伦兹科勒组合并列双人雪橇积分榜第一。此外,更值得一提的是,德国雪橇队的托比亚斯阿尔特与托比亚斯文德尔组合曾在索契、平昌冬奥会夺冠,他们也在全力备战,向第三枚冬奥金牌发起冲击。

德国雪橇队实力强大,但在以毫秒分胜负的雪橇赛场,常胜将军只能是传说。美国、意大利、拉脱维亚、俄罗斯的多位选手都具备冲击金牌的实力。

在“相约北京”2021-2022国际雪橇联合会雪橇世界杯延庆站的男子单人雪橇项目比赛中,中国选手范铎耀历史性地闯进男子单人雪橇项目正赛,但我们必须看到,中国选手与世界顶尖运动员还有一定的差距。

雪橇项目在我国发展较晚。2015年,雪橇国家集训队开始组建,经过刻苦训练和大赛历练,运动员在竞技水平和对项目的理解上都取得了长足进步。范铎耀在获得雪橇世界杯正赛资格后又和队友胡慧兰、黄叶波和彭俊越一起获得世界杯团体接力项目第九名,创造了中国队在世界杯该项目中的历史最佳战绩。王沛宣在世界杯索契站闯进正赛,获得第25名,取得中国雪橇女子单人项目的新突破。国家雪橇集训队的队员们全力拼搏,实现了“全项目参赛”目标。

从挑选跨项运动员组建集训队,到完成“全项目参赛”的目标,雪橇集训队仅用了6年。范铎耀之前是越野滑雪运动员,王沛宣练过短跑和标枪,来自广东的彭俊越之前是篮球运动员。跨界跨项过程中,这群年轻人面临巨大的挑战。

彭俊越说,自己刚开始练雪橇时,没有一次能顺利滑完整个赛道,不是翻车就是摔倒。为了多和外教沟通提升技术能力,他白天训练,晚上学英语。“现在比刚开始训练的时候头脑更清晰,在橇上也更加自如了。参加冬奥会,希望可以把这些年练的东西做到位,以轻松的心态去滑。”彭俊越说。

对范铎耀来说,转项首先要改变体能和体重,“越野滑雪是纯耐力,雪橇考验的是纯爆发力。雪橇项目需要用体重获得加速度,最开始我很瘦,怎么吃都吃不上去,后来受了一次伤,养伤两个月后,体重终于涨到80公斤出头。”范铎耀同时也期待在冬奥会上有所突破。“这是中国的第一条雪车雪橇赛道,我认为它是全世界最好的一条赛道,希望自己能在比赛中把最好的状态表现出来。”范铎耀说,看见国外的顶尖选手在世界杯比赛中都很镇定从容,把比赛当作训练一样来看待,他们的好心态值得学习。“我看到了自己跟他们之间还有很大的差距,有很多不足,顶尖选手每个弯道细节都处理得很好,我还要努力完善技术细节。”范铎耀说。

雪橇国家集训队领队王忠林在采访中表示,虽然实现了“全项目参赛”,但与德国、奥地利、意大利等国家相比,中国雪橇队的实力还有短板。但他相信,在北京冬奥会的带动下,雪橇运动未来在中国将有更好的发展。“有了自己的赛道后,会有更多的媒体和观众了解这些项目。未来,通过一条赛道就可以让更多的孩子参与到运动中来,雪游龙对中国雪车雪橇项目的发展意义重大。”王忠林说。(记者 丰佳佳)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