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里乌斯:沉没的五年

他曾是意气风发的天才门将,也酿下了欧冠决赛的失误苦果,近几年,他以租借身份在几个联赛飘来飘去……从未出现在主流联赛的视野,却似乎又从未曾远离。

今天凌晨的英联杯决赛中,他突然出现在纽卡的首发门将位置,而距离他上次正式比赛,已经过了728天。

他就是卡里乌斯。一个出道即巅峰的少年,在29岁的时候,用全场8次扑救的高光表现,诉说着自己沉没的五年。

1993年6月22日,卡里乌斯出生于德国里斯河畔的比伯拉赫市。生在一个热爱体育的中产家庭,摆在卡里乌斯的选择有很多。父亲想让他成为一名越野车手,祖父想让他成为一名足球运动员,最终祖孙二人相视一笑,绕过了赛车行,走上了绿茵场。

这个选择似乎并没有错。无论在乌尔姆还是在斯图加特青训营,卡里乌斯都是队内的小门神。2008年,卡里乌斯入选了德国U16国家队,一年后,他便接到了曼城抛来的橄榄枝。虽然年轻的卡里乌斯没能获得在伊蒂哈德球场亮相的机会,但他的青训队友都说,“他是一位积极、自信、非常好的守门员”。

曼城考虑着,这么好的苗子不能继续在青训营蹉跎,于是一纸租约把他送去了德甲的美因茨。由于在预备队的高光表现,美因茨在租借卡里乌斯五个月后就做出决定:以15万英镑的价格永久签下他。

2011-12赛季,卡里乌斯被图赫尔提拔进了一线赛季,图赫尔给他在德甲报了名,正式成为球队的三号门将。

我们都知道,三号门将在大多数球队都是饮水机看守或者助威团领袖,偶尔在杯赛里混混工分,要想出现在联赛里,那肯定是球队遭遇了啥天不时地不利人不和。

2012年12月1日,美因茨一号门将红牌二号门将受伤,作为三门的卡里乌斯登上了德甲的舞台。

虽然卡里乌斯在图赫尔的手下并没有坐稳主力位置,但2013年11月,同样的戏码再次上演。在对阵奥格斯堡的比赛中,美因茨的一号门将威特克洛吃到红牌,二号门将穆勒受伤,又到了卡里乌斯的表演时间。

而这次站上了C位之后,卡里乌斯就没再下来。2014-15赛季,他代表美因茨出场33场,11场零封对手。2015-16赛季,他打满了34场德甲联赛,失球42个,那个赛季比美因茨丢球更少的只有拜仁慕尼黑、多特蒙德和勒沃库森。

那时候的卡里乌斯,下地迅速、出击果断,虽然偶有神经,但已经是绝对的未来之星。此等表现,也得到了众多豪门的的关注。2016年5月,美因茨人民的老朋友克洛普回乡挖墙脚,一眼就看中了卡里乌斯。

2016年9月21日,卡里乌斯在英格兰联赛杯完成利物浦首秀。三天后,他又在主场与胡尔城的比赛中完成了自己的英超首秀。好消息是,接连的处子秀显示了渣叔的信任;坏消息是,这份信任仅维持了三个月。

12月12日对阵伯恩茅斯,卡里乌斯最后时刻的扑球脱手,导致红军被樱桃4-3逆转。而随后对阵西汉姆联,卡里乌斯先是对帕耶的任意球判断失误,继而出击时被对方挑射得手,颜面尽失。

从那之后,卡里乌斯丢掉了主力位置,只能在杯赛中混日子。即便如此,球迷也经常忍不住会想起他。因为当时利物浦的三位门将大概是这样的:卡利乌斯的每个丢球都感觉和他关系不大,但就是不能零封;沃德是杯赛专用,而且把自己的稳定性都贡献给了扑点球;米尼奥莱门线技术还不错,但碰到角球,他的作用就跟稻草人差不多。

是的,这是一支连三号门将都能威胁到一号门将的球队,所以当时红军球迷曾经绝望的给出这样的评价:

然而,卡里乌斯还是在克洛普心中逐渐占了上风。毕竟,米尼奥莱的出球是校队水平,这与渣叔想要从守门员发起进攻的理念完全不符。

于是,2017-18赛季中段,卡里乌斯重新回到主力位置。然后,在他首发的17场英超主场,利物浦保持不败。这种情况下,没有人会中途换门将,所以时间就顺理成章的来到2018年5月27日——利物浦vs皇马,欧冠决赛。

如果你看球多了,会发现每个门将都有一根属于自己的耻辱柱。比如巴特兹的黄油手,哈特的蒙一脚,希曼的吊射门,而卡里乌斯在他人生中的第一场欧冠决赛里,就把自己钉在了耻辱柱的最顶端。

一个24岁的年轻门将,一次征战欧洲之巅的宝贵机会,一次最简单的手抛球,遭遇了一次完全象征性的抬腿挡挡试试,结果球挡住了,球反弹了,甚至所有球员、球迷、转播镜头都没来得及跟上,球就悠悠的滚进了大门。

更可怕的是,卡里乌斯的耻辱柱竟然还有进步的空间。下半场,贝尔的远射正中他的掌心,但皮球却脱手而出,飞进了大门……

就这样,在各种巧合和离奇因素下,那支正在等待凤凰涅槃般的利物浦,只剩了一堆飞舞的鸡毛。赛后,卡里乌斯痛哭流涕的画面让人久久不能平静。然而,眼泪并不能熄灭红军球迷的不满,他的社交网络弥漫着各种肆意谩骂,甚至他的家人都收到了死亡威胁。

“嘿,尤尔根。关于那场决赛,你最好让卡里乌斯去做个检查,他可能在与拉莫斯的冲撞中遭遇了脑震荡。”

利物浦很快把检测结果公之于众,并且尽可能的给卡里乌斯心理和情感上的支持。克洛普告诉卡里乌斯,“我们会有一个全新的开始。”

这本是重新书写故事的机会,但大家却很快发现,卡里乌斯一走上赛场,心就直哆嗦……

对阵切斯特的季前赛,他让一个无力的射门从腿间漏过。三天后对阵特兰米尔,他又在扑救任意球时脱手,让对手轻松补射破门。进球的特兰米尔球员本-托里特在庆祝进球时跑到卡里乌斯身边,不断地喊着什么。后来据《镜报》的唇语解读,托里特说的是:“你XX的就是一坨屎!”(youre f*cking sh*t)。

没办法,本-托里特是个铁杆儿的利物浦球迷,全家都是利物浦季票持有者,他当时也买了票去欧冠决赛给红军加油,然后眼睁睁看着卡里乌斯犯下了低级失误。

无论在什么领域,历史都是无情的。人们向来愿意为成功者立传,失败者往往沉默无声——不被听见,不被关注,不被记得。

“超级超级巨大”、“让我看看哪个门将又失误了”都成为了卡里乌斯的专用梗,虽然后来我们都知道这是本泽马+詹俊+张路的问题,但乌尔赖希、门迪、多纳鲁马……只要有门将在发光和发热中选择了发疯,那卡里乌斯就会马上被拉出来鞭尸。

即便是他租借去了土耳其,各路记者对他的采访也是言必称欧冠决赛。而他在ins上花枝招展的生活方式,更是加剧了球迷的谩骂。

这一切,对于一个24岁的年轻人来说,实在过于残忍。于是,我们看到了卡里乌斯进一步的沉沦。

在贝西克塔斯,卡里乌斯两个赛季的预期失球比为-2.8和-3.6,说明他有一些该扑出但没扑出的球。

而在与马尔默的欧联杯上,卡里乌斯出现了一次神奇失误——对手一脚遥远的零度角传中,越过他的头顶,飞进了大门……

那场比赛过后,教练科内斯公开质疑卡里乌斯的心态。而卡里乌斯也向国际足联控诉,贝西克塔斯4个月都没付过他的工资。

2020年夏天,卡里乌斯回到了利物浦,红军已经拥有阿利松、凯莱赫和阿德里安。于是他只能被租借去柏林联合,打了5场可怜的比赛。

2021年夏天,卡里乌斯又回到了利物浦,他发现自己的顺位不仅落后于阿利森、凯莱赫和阿德里安,还落后于巴西年轻门将皮塔卢加。他努力训练,想要重新开始,但作为球队的第五门将,俱乐部甚至连个报名资格都没给他。

在过去的几年里,对于利物浦球迷来说,卡里乌斯就是一个毫无价值又每年都回来过暑假的路人,每年都会在季前赛带大家回忆一下基辅惨案,顺便告诉大家“我还在呢,没想到吧”……

终于,在经过了没有租借、没有报名、他确实就在利物浦你又看不到他的一年之后,卡里乌斯的合同到期了。

待业两个月后,突然闹门将荒的纽卡紧急发出招聘启事——需要在48小时内完成签约,以满足英超联赛的注册截止日期。

大部分时间,卡里乌斯都是纽卡的三号或四号门将,从2022年11月之后就没有出现在任何比赛日的阵容中,然而就像他在美因茨出道时那样,一个神奇的机会又砸到了他面前。

卡里乌斯作为首发门将站在纽卡斯尔的门前,距离他上一次参加正式比赛,已经整整过去了728天……

虽然球队最终输掉了比赛,但卡里乌斯一次次挡出曼联的射门,最终以8次扑救得到了全队的最高分。

赛后,埃迪-豪说,“卡里乌斯的职业生涯也许就此开启了另一个故事。下一页或另一章,谁知道会是什么样呢?这就是足球的魅力。”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